"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!"许恒忠也在感叹。 付出的代 三十四时间长了

时间:2019-09-29 12:35来源:豉汁鱼云网 作者:护士室

付出的代  三十四

时间长了,实在太大家都熟悉了李秋的习惯,实在太有的时候,李秋连那句话都不用说,只要将自己这只尖长的手往桌上一压,那一位最终没有算得过李秋的某同志,心里就彻底地“咯噔”一下,知道玩完了。我的妈,那手,简直就是蜘蛛精的爪子呀,有一个同志事后很久还心有余悸地说。就这样,蜘蛛精的外号就叫开来了,李秋自己也知道,但并不气恼,手还是照伸,绝话还是照说,一点都不在意,倒是那些心怀鬼胎的对手们,在李秋伸出手来的时候,虽然知道自己的努力又泡汤了,但因为看到了传说中的蜘蛛精爪子,好歹也算找回一点安慰。有人甚至还下意识地看看李秋的脸,看她怎么认识和看待自己的爪子,但是他们从李秋的脸上,始终只能看出两个字:不行。市妇联举办了妇联工作二十年回顾展,许恒忠也开幕那天,许恒忠也万丽和伊豆豆一起来到展厅,在图片资料这一块,看到了她们当年在山顶上的合影,还没来得及感叹什么,就有两个年轻的女学生过来,看了看这张照片,一个说,这照片好老土啊,还题字呢,另一个说,题的什么?无限风光在险峰?这是什么东西?那一个说,好像是唐诗吧,是说登黄山吧。这一个说,不像唐诗哎。那一个说,那就不知道是什么诗,反正好像是一句诗。这一个说,从前都是这样的,我妈妈的照片上,还有“铁姑娘战斗队”呢。那一个说,什么叫铁姑娘战斗队?这一个说,我不知道的。她们叽叽咕咕地笑着,走开了。万丽问伊豆豆,这张照片,他们从哪里弄来的?伊豆豆说,筹备的时候,到我家来找过,我找出来给他们的。万丽说,我的那一张,也不知放到哪里去了。

  

市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感叹四套班子里退下来的老同志,感叹正职和当过第一副职的,都在原单位保留一间办公室,仍然可以支使秘书,仍然可以用车。所以,向问虽然退回家了,却在市人大还有办公室,他可以去上班,去关心单位的事情,但向问一次也没有去过,有一次田常规跟他说,向主任,我那天去人大,人大的同志都很想念你,你怎么不回去看看?向问说,我已经退了,退了就是退了,我再去,会影响现任领导的工作。田常规后来曾经跟别人谈起,说向主任是位党性原则特别强境界特别高的老同志。这话后来传了出来,大家听着,总觉得有些别扭。市委班子调整的时候,付出的代宣传部计部长进了常委。计部长是外地调过来的,付出的代开始的时候一直没有安排进常委,计部长也很有想法,宣传部部长不进常委的事情是很少见的,进常委也是早晚的事情,但平剑刚偏偏没有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事情,倒也不是他对计部长有什么特别的反感和个人恩怨,主要可能是没有把计部长放在心上,就拖拖拉拉,一直到平剑刚走之前,和计部长谈了一次话,说,对不起老计,总是忙,总是忙,你进常委的事情被我耽搁了。计部长说,平书记说哪里话,进不进常委,又不影响我工作。平书记说,你放心,我已经向闻舒同志推荐了你,介绍了你的情况,相信闻舒同志会考虑的。市委办公室的工作和生活,实在太给了万丽一个全新的感觉。虽然一样是机关,实在太一样是坐在办公室里写稿子,但这里是全市的中心位置,与别的部门是有所区别的。就说这机构的设置,在市里,大多数的部委办局,都是相同的处级,既然是处级,那么部委办局里的中层,就是科级。比如在妇联,管宣传的那个部门就叫宣传科,管理论的叫理论科,可在市委办公室就不一样,同样的科级部门,在这里一概都称为处。万丽进的,明明是市委办公室的秘书科,但却称为秘书处,还有后勤处、信访处、接待处等等。

  

市委秘书长一般较少单独行动,许恒忠也他主要的任务是安排和随从市委书记副书记们的重大活动,许恒忠也而这几天一把手平书记正好去了省里开会,向秘书长就丢下几个副书记,自己出了一趟差,他带着秘书处的林处长和万丽,下了趟乡,去做一点实地考察调研。事后万丽听伊豆豆说,感叹那次中秋节的联欢会上,感叹市委分管农业的副书记替自己的外甥看中了万丽,但不太好意思直接说出来,拖了一段时间,才拐弯抹角地向许大姐打听,可惜已为时过晚。伊豆豆点了点万丽的额头说,幸亏不是分管干部的书记。

  

事情出在闭幕式的安排上,付出的代按原定计划,付出的代闭幕式的仪式比较简单,领导致个闭幕词,发个奖,主要内容是由平湖市越剧团演一场越剧。但是计部长在向市委常委汇报的时候,平书记却提出了异议,因为前来参加闭幕式的省委副书记是位现代歌舞迷,平书记建议将一台越剧改成现代歌舞表演,平书记问计部长有没有什么困难,计部长说,没有困难,保证高质量完成任务。

事情到了这一步,实在太万丽别无他法了,实在太只有一个她最最不愿意出的最下下策:找上级领导出面协调。但是这个上级领导,不能是田常规,只能是惠正东。万丽熬到第二天的下午,再也煞不下去了,百般不情愿地拨通了惠正东的电话,惠正东一听是万丽,就说,万总,我正要找你说话呢,财政局那头,你们不是有一笔拖了几年的欠款吗?昨天下午方局长跟我说了一下,局里已经讨论过,再缓你们一阵。万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耳朵边上,李秋的嚷嚷声还没有消失呢,在这样的背景下,惠正东的话实在像是儿戏,万丽怀疑地问道,惠市长,方局长什么时候跟您汇报的?惠正东说,昨天,是昨天下午嘛。从向问办公室出来,许恒忠也万丽等不及回自己办公室,许恒忠也更等不及回家,拿出手机站在路边就给孙国海打电话,满肚子对孙国海的愤怒都快要爆炸了,但是等她听到孙国海在电话那头“嘿”一声时,却突然间像是失了语,一句话也不想说了,“卡”地掐断了电话。孙国海赶紧打了过来,问道,万丽,什么事?万丽满肚皮要爆炸的气已经在刚才的一瞬间里莫名其妙地泄掉了,懒懒地说,没事。孙国海倒急了,说,没事你怎么打我的手机,到底怎么啦?万丽说,对不起,我打错了。再次掐断了电话。

从昨天下晚儿接到田常规的电话后,感叹万丽的一颗心始终是悬挂着的,感叹没有着落的,虽然一切都已经在开展了,进行了,万丽的感觉,却像在云里雾里,飘忽着,身不由己地荡来荡去,上面够不着,下面踩不着,其实时间过了还不到二十个小时,她的感觉,却像有几个世纪那么长了,长得她都有点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了,有时候,在一瞬间里,她甚至以为自己一直是在梦中,一直没有从梦中醒来,是惠正东的这一番话,让她彻底地醒过来,心也回归到了原处,踏实了。所有纷乱的思绪,得失,利弊的想法都要彻底地抛开了,就一心一意地别无选择地沿着田常规给她设计的路线走吧。崔定认罪态度极好,付出的代不要他说的事情,付出的代也都说了出来,进去第二天,就把女朋友的名单开了出来,这张名单后来在机关里流传出许多不同版本,外面的女人大家不认得,也就不去关心了,大家只是关心机关有哪些女同志掉了进去,于是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版本,林美玉是本本都有她的大名,她也最逃脱不了的,因为她的提升与崔定有关,但偏偏林美玉与崔定没有情人关系,也就是南方考察那一次认识了以后,崔定和她一起看了一场电影,送了她一套金首饰,价值两千元。

崔定受贿的情况不算太严重,实在太家里也没有什么存款,实在太他受贿的钱都用在了女朋友身上,今天给你买个表,明天给她买个首饰,他的女朋友倒是查出了一大串,可说是各色人等都有,有机关的女同志,有社会上的无业女青年,宾馆服务员,女教师,女营业员,有的发生过两性关系,有的没有发生过,也就是一起吃顿饭,看个电影,送点礼品给她们,除了林美玉的提拔,崔定起了一定的作用,其他人,崔定也没有利用职权为她们谋过什么私,不知是没有来得及,还是不好下手,或者是崔定没有这样的想法。打完这两个电话,许恒忠也万丽好像做了一件非常重非常累的体力活,许恒忠也浑身都觉得酸疼,隔壁伊豆豆的办公室也早已有了响动,估计伊豆豆是知道她在打电话,没有进来。这会儿,万丽放了电话,虽然心身疲惫,却又非常想跟谁说说,正想着,伊豆豆就进来了,万丽想,当初决定要伊豆豆做办公室主任,真是个英明的决策。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