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你应该告诉我的,为什么欺骗我呢?" “牢歌”中所唱的“要生存

时间:2019-09-29 03:16来源:豉汁鱼云网 作者:妙手回春

“牢歌”中所唱的“要生存,你应该告诉先把泪擦干,你应该告诉要戒毒,进号(牢房)先过关”中的“过关”,就是毒友们“人听人惊,人提人怕!”的“过招”(挨打)了!而给“新鬼(犯)”“过招”的仪式往往在“新鬼(犯)”进号后的不久就会隆重举行,这也是千百年来老祖宗遗留下来的“牢中规矩”之一!老犯给新犯、老鬼给新鬼先来一个下马威震住他、吓怕他!普天下的牢房无一不同出一辙地这样去执行牢法!

口里面苦苦干干涩涩的,我的,想吮出点唾液来湿一下口却几乎没有,我的,干渴得真想把整个人扔进水中饱饮个够!喉咙里像有小虫子在上上下下地爬,好痒好难受!想咳嗽,试着轻咳了一下,浑身里里外外又是一阵牵动五脏六腑的剧痛。再想咳也不敢咳了!忍不住也得忍,硬是强忍着!狂吼声在干部们多次的喝斥声中渐渐停止,么欺骗我接着又听到有人用恳求的语气对干部说:么欺骗我“×干、×干,求你把他‘丢’到我们号吧,我们号都好久没有进人了,一点都不好玩……”本号的头铺哥皮,也这样对喝斥他们的干部说着同样的话。可能窗外的稀奇看完了吧,他们又回到大铺上坐下了。

  

垃圾已经穿在身,你应该告诉下一步他们又将对我下怎样的毒手呢?我继续用惊恐不安的眼神望着他们主持“庭审”大局的三个“大法官”。只见他们欠着身把头聚在了一起,你应该告诉互相附耳“嘀咕”了几句后,又马上恢复原样坐下了。“哼、哼!”坐在“岛主”右手边的人清清嗓子后,恶声恶气地说道:“带他过去勾倒!”来到这个地方,我的,结识了我的同行,他们的命运和我一样,个个都是那样凄凉。来到这个地方,么欺骗我四面都是高墙,长长铁丝网在那高墙上,还有大兵来站岗;

  

牢房中的权力分配至此就完全没了。剩下的就是包括此刻的我在内的“牢经”中称之为“下铺”的“奴隶”们了。我们是号窒中的被统治者和被管理者,你应该告诉我们只有任劳任怨的“权力”,你应该告诉只有受骂挨打的“权力”,只有绝对听从、绝对服从、绝对执行的的“权力”!牢房中通常分三个阶层:我的,上铺、我的,中铺、下铺;上铺又称牢房中的“岛”,因此“窒长”、“牢头”、“大哥皮”又有另外一个称谓叫“岛主”;一间号窒里面坐岛的人从一人坐“独岛”到三五人坐“群岛”的都有,他们是牢房里的权力拥有者和统治者,视拥有权力的大小又分之为岛主头铺、二铺、三铺……他们不用做任何事情却吃的、穿的、用的都是号窒里面最好的,也因为他们睡的往往是号窒中最好、最靠上的位置,所以又把他们统称为“上铺”。

  

牢友们不无讥讽地说道:么欺骗我“那个杂种你都敢相信他,么欺骗我敢和他吸毒!他可是我们道上出了名的‘点水雀’,哄你吸上两口毒,然后通知人来抓你,做你的‘货’,这戒毒所里关着的好多弟兄都是被他‘卖马’(出卖)‘做货’抓进来的,活该你要被抓!他接电话时说的‘搞定了!’是指你已经把毒品吸进肚里去了;‘可以了’‘快一点’是指现在是可以抓你的时候了,快一点过来,后来的那声电话铃响是暗号,表示要抓你的人已经守在路口了,通知小杂种可以放你出去了。你仔细回忆一下是不是这样?你再仔细想一想,明明知道你和他在一起吸毒,干吗只抓你不抓他呀!你这个大傻瓜!还是他妈的大学生呢!”

老太婆终于出来了,你应该告诉把一个小小的纸包递到了我的手里。我紧紧地把它攥握在手心里!你应该告诉毒品已在手啦!我那悬怕、焦虑、惶恐的心这时才真正地放了下来!大家都没有说话,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话可以说。毒品交易——犯罪的行当,又有谁敢大声喧哗呢!交易结束,此地不宜久留,也不敢久留!于是,我和张明转身急急地往外走,这时,我好像听到老太婆嘟哝了一句:“危险得很!注意一点!”妈妈呀,我的,儿错了!

妈妈呀,么欺骗我儿错了!不是儿铁石心肠,不是我丧尽天良,只是在儿的前面,还有艰苦的路要走!只是在的前面,还有茫茫的困难!妈妈呀,你应该告诉儿错了!儿在戒毒所把毒戒,因为吸毒我险些丧了命,害了自己,害了家庭!啊,干部的教育使儿悔改,让孩儿重获新生!

妈妈呀妈妈呀,我的,你不要流泪,儿已忏悔!妈妈在哽咽声中点着头,么欺骗我算是接受了不孝之子“关心”吧!突然间,妈妈一下子好惊恐、好担心地问道:“辉儿啊!他们有没有打你呀?”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